最长的八月

Reutze
FC BAYERN
DFB

【菜滴】情人劫

川:

  “你知道,这件事太荒唐。”


  “就这一次Toni,我不想让他们再替我操心。”


  快到的时候Toni给Mario发了短信,车停在路口耐心等他。他从一间不大的纹身工作室里走出来,后面跟着一位高个子黑人,花臂,叼根铅笔,长得是Mario喜欢的类型。


  他看着自己的前任伴侣和那个人从容吻别,从马路对面一溜烟跑过来钻进副驾驶。


  “挺般配。”Toni冲他抖抖眉毛,后者忙着低头解围巾只含糊应一声,他才觉得自己这语气可能有些让人误解的酸溜溜,他把提前准备的婚戒递过去,然后准备开车。


  “咱们去哪儿?”


  “郊区的滑雪场,你还记得路吗?就是上次那个,”Mario系好安全带,原来都是Toni的工作,他也便吻吻他的耳际作为回应。那个人挺吃这一套,沉沉静静的蓝眼睛里透出些无奈和宠溺,小心思得逞的兴奋被海绵式容忍稳妥吸收,被他喜欢是一件深不见底的事。


  Marco追着他索要二人一拍即合的原因。彼时那人正处于和Andre捅破天窗成为恋人的甜蜜期,对于答案也并非那么孜孜不倦,Mario也自然地含糊其辞:“大概突然觉得安定下来还挺有意思的吧。”


  可你天生不是那一类人。好友终究没有打击他的积极性。


  拐上高速之后他逐渐放开车速,将近冬末的慕尼黑依旧入目荒凉,远山延绵而去,在尽头冒出一点雪色的尖来,那是他们的目的地。


  车内相对无言,沉默不尴尬但更不宜人,Mario喝光Toni在路上买的咖啡,他昨晚窝在Jerome店里一个通宵,这会儿意识能支撑他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,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死撑,想起原来竟有一次深夜坐地铁回家睡过站,偏又手机没电兜里没钱,他耐着性子往回走了三分之一,抬头一望,那人一路跑来,家居的背心短裤,手里还攥紧条围巾。他问他怎么不开车,他说话时还在匀气,断续的喘息声仿佛当头一棒砸得他头晕眼花。


  “开车不容易看清路边,我怕把你漏了。”


  Mario Gotze百毒不侵,骨子里天生清刚,不畏流言不屑中伤,做自己爱的事,想到未来也面无惧色,独立得让人心疼,但偏偏就怕这些横生出的细枝末节,让他光是感动就忙的昏天黑地,不辨方向,接着无所顾忌的自己就会说出些无所顾忌的话来,像现在这样。


  他说我们结婚吧Toni,我们结婚吧。


  这是他们交往一个月时。


  


  无名指上的戒痕消隐地比预想中快,许久不带很不适应。Mario开口提议串一串台词,以免露出破绽。


  他们聊分开之后到目前为止的四个月,Toni考上硕士即将动身前往马德里,他点头祝贺。然后被问起到底何必这么做,Mario面露难色。


  “他们花了那么长时间来接受我出柜,我不想他们觉得我是那种.......你知道,那种不负责任的同性恋,而且他们只见过你Toni,人们对既成事物的认知总要比新事物来的更可控制一点。”


  “当然了,我该想到你没告诉他们我们分开的事。”


  “我很抱歉,但我当时确实也想过真的这么稳定下去。”


  “你不适合那样,我也考虑欠周。”


  Toni答得诚恳,表情彬彬有礼。他也的确这么想,感情里什么动静结合都是屁话,他不崇尚柏拉图主义,也不过分痴情,一味的强调付出只是自我感动和道德绑架。他后来和James聊起,说我无法接受和他吵架的原因是彼此的个性不合,结婚时我甚至想好日后分开是因为七年之痒的无奈出轨。因此那让我受伤,接着我想如果连我都变得这么暴躁疲惫,他会怎么样。他停顿一下没有继续,只是告诉他自己提出离婚,走得如同飓风过境。


  爱是彼此的委身,他自己做不到,也不愿意让Mario做。


  


  他们一起见Mario的父母,Toni的手搭在Mario的腰里,老人眼里满是欣慰,邀他共进晚餐。席间谈笑风生,Gotze夫人间接询问他们感情进展,Mario讲得神采飞扬,从一幢市中心的高层公寓到一个棕发蓝眼的小男孩,Toni坐在旁边细心给Mario敲开一枚牡蛎,他没有说话,他想自己也真的没什么要说,那不是他们的未来,他不想插嘴。


  夜晚灯火通明,滑雪场清冷平坦,Mario兴冲冲带上雪橇出门,母亲叮嘱他注意安全,Toni立在旁边把护目镜交给他,说我就不陪你去了,玩得开心。


  壁钟敲了十下也不见Mario回来的身影,他是真的担心,于是起身出门去寻,他在雪道的末尾找到Mario,折断的雪橇插在一边的雪地里,他留给他一个穿着防寒服圆乎乎的滑稽背影,他站在后面一会儿,一时也不知道是否该走上前,因为很远,他的Mario已经离他那么远。


  Toni一脚深一脚浅踩着雪出现在他面前,发现他脸上有擦伤,眼睛通红。他蹲下来去解开脏兮兮的围巾,Mario鼻子一吸一吸,他说我下来的时候没看到那儿有障碍,我摔了跤,脸上火辣辣地疼,可我想你会来的,谁都不来你也会来的,你瞧,我们结过婚我就是这么了解你。


  Toni噗嗤一笑,说可我以后不会了,你也该了解这个。


  “爱是最简单的东西,如果有一天你觉得它特别复杂,那么你一定做错了什么。 ”


  结束这次见面的第二天Toni就飞去了马德里,新年时他和来时认识的导游在广场上看烟花,Mario发来短信:我很想你。


  他打了一行玩得开心,酒不要喝太多,想了想又全部删除回复一句新年快乐过去,然后把号码从列表里删除,他知道Mario不会再联系他,因为他不会去了。


  


FIN


  对,菜滴这一对我只想虐。

评论
热度(24)
  1. 最长的八月川大川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最长的八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