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长的八月

Reutze
FC BAYERN
DFB

你的名字,我的青春——致小罗

zchqsd:

要怎么回忆你,用我笨拙的文字、苍白的话语?


要怎么怀念你,用我旧日的画面、逝去的时光?


要怎么在此写下你的名字,当整个青春的力气早已用尽,请告诉我,该如何是好。


罗纳尔迪尼奥,你早已远离喧嚣,而我记忆的废墟,已杂草丛生。


该如何是好。


当你走到人生的第35个年头,我在北京的地铁里拥挤了年华,在繁扰的工作中弄丢了倔强。当香烟燃到指尖,迷雾缭绕中,那依稀是十年前的自己,穿着你的球衣,告诉同伴,这是小罗,他比任何人厉害。




你不知道,印着你的海报曾贴满了我的卧室;


你不知道,关于你的报刊我至今仍保留如初;   


你不知道,当得知今天是你的生日,那些泛黄的美好汹涌澎湃,淹没了脑海。


当时光倒转13年,那个炙热而喧闹的夏天,我看着你带球狂奔,一个轻盈的单车动作晃得阿什利·科尔狼狈踉跄,当我还怔在你魔幻的舞步,球已送到里瓦尔多脚下,球已滑过希曼的指尖滚入网窝;


是的,整整13年前,我看着你摆好皮球,狡黠的眼神望穿眼前的人墙。你助跑,起脚,那道诡异的弧线刻画出我对韩日世界杯最美的记忆。


迎着全场的欢呼膜拜,你站在角旗边跳起了桑巴,那灿烂的笑容,拥抱了可爱的龅牙。


那个夏天,你迎面走来,奔放的长发散落肩头,阳光灿烂,岁月如初。


你唤醒了一个少年对足球的热爱,就像你唤醒了,沉睡的巴塞罗那。




那是怎样的一支巴萨,那是怎样的一段辉煌。


每个周末的下午六点,我守在电视机前等着新闻里你的出现,看你的技惊四座,度我的美好时光;


每个比赛日后的体坛周报,我翻遍报纸寻找着你的名字,读你的力挽狂澜,陪我的青涩成长;


还记得那天,我坐在教室,看到报纸上你飘逸的身姿占据了大半个版面,我知道巴萨又赢球了。我读到你两次跨过大半个球场,过掉所有对手将球送入球门,而对手,是皇马。


我怎么能不记得,那个下午的阳光漫不经心地洒落报纸,镀上了你的轮廓,闪耀了我的青春。


要怎么不去热爱你,当你总是笑着,笑到皮球都会欢快地蹦跶、笑到草皮都会愉悦地摇曳。


可你,也不会一直都开心地笑。


当他们说起你,满是感叹你的巅峰太短;当他们评价你,总会指责你的放纵散漫;当他们回忆你,却要怏怏议你堕落太快。


我说,去他妈的堕落。


你之所以为你,我们之所以爱小罗,不在于冠军,不在于荣誉,而在于,最快乐的足球。


即便你只是转瞬即逝的流星,但当你划过天际,那就是最璀璨的夜空。




当如今的人们都在讨论着梅西,我只在乎你是否又耍了一个惊艳的动作,在那些我不知道的角落;


当如今的人们都在关注着C罗,我只在乎你是否还会继续站在场上,踢着你自己的足球;


当如今,年华已逝,记忆泛黄,我只在乎,你快不快乐。


告诉我,该如何怀念你。


再回首,诺坎普的欢呼还在耳际震荡,欧罗巴的赞叹仍在天边飘响。你风骚地扭动臀部,一个令人诧异的摆腿,调戏的,是瞠目结舌的切赫;你疾风般迎面而来,连续两个踩单车,抹过的,是木鸡般呆立的加图索;你加速,变向,留下的,是凌乱无措的拉莫斯,和伯纳乌八万人的掌声。


回不去的都是回忆,过不了的都是过往。


你可知道你的名字,解释了我的青春。




文/阿达

评论
热度(6)
  1. 最长的八月zchqsd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最长的八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